当前位置:主页 > 体育 > 足球 > 正文

张居正为什么对万历在生活上那么严格,自己的出行却非常奢侈呢?

未知 2019-05-10 09:07

我们普通人所了解到的历史往往是极度缺乏细节的,课本里的历史三两个句号便述尽一个朝代,显然这样的历史是有距离的。距离产生虚幻,因此对于真实的追寻就更显得重要。

有明一代,张居正与万历皇帝必然是不可避免的话题,我们是否也有想到过:张居正为何对万历在生活上如此严格,自己的出行却非常奢侈呢?

首先谈谈张居正此人,大千世界,芸芸众生,有几人能在封建社会中凭借一己之力,打破坚固的阶级壁垒,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臣呢?《明史》记载,“少颖敏绝伦”,谓之“国器也”,寥寥数语,足以我们窥见此人非凡的才能。

再来看看张居正与万历之间的关系。明隆庆六年(1572)夏,张居正斗倒出言不逊“十岁幼童(万历)何能尽理天下事?”的首揆高拱。

至此四十七岁的张居正,名正言顺地成为内阁首辅,开启了被称为明王朝暮色中最后耀眼光辉的十年。

这就难怪万历以及他的两位母亲对张居正有特殊的尊重,并称之为“元辅张先生”。毕竟清除了不敬尊上的老贼,如此忠臣,自然能成为皇帝强有力的臂膀。

除首揆外,张居正又兼管万历的教育事务。据记载,他管束万历,在万历将色勃(bo)如也念成色勃(bei,音同背)如也时,遭到张居正严厉的斥责,甚至连陪侍的人都被吓到。

在皇帝的世界里,没有任何人和他平等,可在万历眼中,他必须要尊敬的人就是张居正张先生。

他们之间的关系,不仅仅是君臣,更重要的有一层师徒关系。

在众多事情上,年轻的皇帝都对先生言听计从,甚至可以说,在明朝成熟的政治体制运行下,大权已然旁落。

说回张居正在生活上对万历的严格要求,这是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万历本身,作为九五至尊的皇帝,从来都不止是贪图享乐而已。他必须接受正统的帝王教育,咱们看看万历少时的课程表,足以看出对帝王的教育是多么的重视。熟读经典,并要“完成工作”,在实践中更好地领悟经义;写字画画以修身养性陶冶情操……现在我们用“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标准看来,

作为皇帝,万历是绝不可能轻松度日的,这是其自身“欲戴皇冠”,必然要承担的重量。张居正作为其老师,也必然担负着督促教导的责任。

二是张居正此人,在政治上,他绝对称得上一句“为官当如张居正”。洞察民生,推行大小改革;目光如炬,也更能看清皇室的问题。

与以前的各个朝代相比,本朝的宫廷开支最为浩大。

《万历十五年》一书中描述“紫禁城占地四分之三方里,各个宫殿上盖琉璃瓦,前后有无数的朱门和回廊……极尽奢华。”,虽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可皇室一昧“取之于民”,却有这样浩繁的开支,终不是长远之道,而这确实也是明朝官僚体制内部腐败的诱因之一。

内阁大学士张居正在这些方面又总有着铁面无私的态度,

慈圣太后曾向用自己的私蓄修筑涿州娘娘庙以敬神佛,无奈张居正劝告,把这笔钱改用于修筑北京城外的城梁。太后如此,皇帝亦是如此,生活的大小方面都可能被首辅约束。

这样看来张居正先生铁面无私,仿佛圣人再世,其实不然。后世对其生活腐化,贪恋钱财,以公谋私的评判,也许并不是空穴来风。与海瑞等清官相比,张居正自是逊色一筹。

他狂妄又自傲,在自己的门前贴上如此对联——“日月并明,万国仰大明天子;丘山为岳,四方颂太岳相公,他竟敢比肩天子!

张居正此人过于鲜明,实在是不得不让人多聊聊他。《明史》有言:“张居正通识时变,勇于任事。神宗初政,起衰振隳,不可谓非干济才。而威柄之操,几于震主,卒致祸发身后。《书》曰‘臣罔以 宠利居成功’,可弗戒哉!”

私以为这段话高度概括了张居正此人,他是正常人,有欲望,也有犹豫,有挣扎,也有畏惧;可他又非常人,我们世俗的眼光往往更青睐于海瑞等清廉官员,张居正绝不符合我们的期待。他不是“标兵”,确是“能人”,他在位的十年,几乎做到了那个时代封建统治下的极致。

《剑桥中国史》评价,“张居正没有靠镇压运动,能够和一般在新王朝建立后不久而为人所知的那种施政相比。”千锤百炼,仍不改初心。至于不得善终,不会是这位优秀的政治家会费心担心的事情。

历史似乎总是笼罩着层层迷雾,万历年间种种纠缠三言两语论述不清楚。我们难有宏大的历史格局,着眼于小处,积极思考,亦是探寻历史真相的佳径。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