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国内新闻 > 正文

制造业在美国难回“鼎盛时代”

未知 2019-07-17 10:53

  这是美国企业回流本土的一小步,却是公司迈出的一大步。美国俄勒冈州波特兰一家名为Keen的制鞋公司老板詹姆斯柯内其,改变了之前大部分产品在中国生产的现状,开始在波特兰增设了一家工装鞋工厂,目前大约有30名员工。

  近些年,无论是Keen这样的制鞋公司,还是世界著名机械设备制造商美国卡特彼勒公司,无论是网络巨头谷歌,还是欧洲的空客公司从名不见经传的小企业到知名大企业,制造业回流美国本土正逐渐成趋势。

  部分美企响应奥巴马号召

  我不希望美国成为以金融投机和债务成山而闻名的民族,我希望美国能以美国制造而闻名。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年初的国情咨文中称,希望更多的岗位能从国外回归,在密歇根、俄亥俄、弗吉尼亚和北卡罗来纳这样的地方生根。

  现实也确实没让奥巴马失望。6月初,欧洲飞机制造商空中客车公司宣布,将在美国亚拉巴马州莫比尔建立空客A320系列飞机总装线,这将是空客在美国首个总装线。有分析称,空客此举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制造商们开始考虑到美国来制造产品。而选择亚拉巴马州,是因为这里的工人不需要以加入工会作为雇用的前提条件。

  此后几天,谷歌宣布选择将新型家庭播放器NexusQ放在美国生产。上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高科技公司接二连三向海外特别是向中国转移制造部门,成为潮流。现在谷歌公司却要反其道而行之,对此,谷歌方面的解释称:我们在进行一场关于美国制造的试验。

  其实,奥巴马在任内不止一次地呼吁要重振美国制造业。从去年起,奥巴马接二连三地访问匹兹堡、凤凰城等制造业重镇。今年5月初,奥巴马在纽约州立大学阿尔巴尼分校演讲时,再次呼吁让制造业回归美国。

  细数一下,响应号召的企业还真不少:去年9月份,惠而浦就将该公司旗下KitchenAid品牌手持式搅拌器的生产业务迁回美国本土。这款搅拌器生产业务的变迁在美国人眼中,意味着一些在过去几十年间离开美国,到中国等低成本国家和地区扎根的制造业厂商,如今开始回归美国本土。卡特彼勒和通用电气去年也把组装业务转回本土,福特汽车公司也已陆续从中国、日本和墨西哥撤回部分岗位,并计划到2015年在美国本土投资1600亿美元(1美元约合6.33元人民币)。未来5年,英特尔公司和IBM等公司计划联合投资44亿美元在纽约建立半导体研发中心

  波士顿咨询在4月份的一份报告中称,收入在10亿美元以上的美国公司中,有1/3都在计划或考虑把生产车间搬回美国,并预测这股回流将给美国带来200万~300万个工作岗位。

  等式瞬间就被改变

  看好这股回流潮的波士顿咨询集团公司的总经理哈罗德西尔肯认为,在工资为每小时0.58美元的情况下,把车间搬回美国是不可能的,但现在中国沿海地区工资是每小时3~6美元,这个等式瞬间就被改变了。波士顿咨询集团公司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近年来中国一些沿海城市的劳动力成本正以每年15%的幅度递增。

  相对而言,美国劳动力优势开始提升。美国南部有些州由于失业率高企、工会势力削弱等原因劳动力成本降低,而且美国工人在使用机器和自动化方面占有优势。

  除了劳动力,能源成本不断上涨也导致中国的生产成本大幅提升,《纽约时报》近期一篇报道指出,运输成本上涨不可忽视,最重要的是成品投入市场的速度越来越成为竞争优势,对工程师来说在高速公路上开车10分钟去工厂要比坐16个小时飞机更方便一点。

  同时,奥巴马政府也有意给予制造业政策优惠。

  英国《金融时报》4月的一篇报道指出,美国总统奥巴马零零散散地为政府看重的某些制造行业提供了刺激措施2009年的刺激计划就涵盖了针对电池制造商和清洁能源的扶持举措。为此,奥巴马敦促国会终止给予将生产外包的公司的税收减免,给予在美国本土招聘和投资的公司20%的税收优惠。

  奥巴马还宣布了一系列促进出口的政策,美国政府2013财年预算方案中也增加了对制造业研发和贸易促进机构的拨款力度。

  但是也有声音认为回归的政治目的大于经济考虑,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美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肖炼这样告诉《国际先驱导报》,现在美国正面临大选,由于政党在政治上的考虑和工会压力,要想获取民众的票选,就要降低失业率。而企业回归本土就会增加美国就业。

  难回鼎盛时代

  伴随着奥巴马政府的鼎力支持和众企业的齐声附和,美国制造业的数据也显得喜气洋洋:美国供应管理协会报告显示,美国去年12月的反映制造业综合发展的ISM指数为55.1(该数值高于50被认为是制造业处于扩张状态,低于50则意味着制造业的萎缩),今年3月,该指数更是达到了56.1,截至4月份,美国制造业活动连续第33个月扩张,新订单、产出和就业等指数全面上升。不过,数据背后依然隐藏着不少担忧。《纽约时报》指出,把制造业搬回美国面临的最大挑战一直是就近找到零部件供应商。谷歌在生产NexusQ时,工程师们费尽周折才在美国中西部地区联系到了镀锌板生产商,又在南加州找到了塑料元件模塑供应商。而在苹果的代工厂富士康所在的珠三角地区,有着大量电子元器件供应商。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贸易研究室主任宋泓也向《国际先驱导报》指出,美国的产业回归是暂时性的,它违背了世界经济全球化的趋势,因此也不会长久。

  毕竟从20世纪中期开始,随着日本、中国、韩国和印度等国制造业的崛起,美国经历了一个去工业化的过程,劳动力迅速向第三产业转移,制造业向新兴工业化国家转移。

  我们不会在美国增加劳动力密集型、相对低技术的工作,我也不认为我们想要它们。纽约大学教授、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迈克尔斯宾塞说,我们今天需要从事的制造业工作,需要非常特别的技巧和较少的工人,与我们当年送往海外的工作不同。美国《华盛顿邮报》评论说,美国制造业联盟认为,美国制造业或许再也难以回到过去的鼎盛时代,尽管事情正在发生着转变。

  但是,制造业回归美国有利于世界经济再平衡。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金柏松向本报记者表示,美国、欧洲等过去消费太多、制造业发展不足,这次世界金融危机,背后的深刻原因是世界经济的不平衡,从这个角度来看,制造业回归美国对世界经济发展是有好处的。

标签